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山之眸的个人主页

到老山去一直是许多人长久以来的愿望!因为老山,这个神圣的名字曾是一代人心中的丰碑

 
 
 

日志

 
 
关于我

朱效悯(原名朱孝敏),麻栗坡县铁厂普追人。虽没有参过军、直接到前线参过战,只是在后方支前,但是见证了这场战争,并与当年参战的官兵有着特殊的感情,经常与他们保持着联系,被这些老兵称为编外战友。     本人现保存有大量的当年图片资料及英模事迹材料,为宣传老山、宣传麻栗坡提供了帮助。   现任麻栗坡县摄影协会副主席、麻栗坡县文学艺术联合会第六届委员,曾担任第二届城北社区居委会主任、,麻栗坡县工商局个体私营协会理事,麻栗坡县工商联执委。现在云南省麻栗坡县玉尔贝62号从事个体经济——摄影服务业。

网易考拉推荐

(转)无言情亦深——忆老山前线老房东  

2015-02-24 14:14:05|  分类: 战地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题《房东》

  老山作战战前,我连随队离开营房,机动到了部队待机地域——南温河乡。这是一个典型的山区乡,我们营就住在离公路近一小时路程的大山上,那里有三个多民族杂居的寨子,那米寨、中寨和老寨,我们连就分住在那米寨和中寨的十几户老乡家。    

我们连部住的这家是瑶族,姓什么叫什么已经记不起来了,全家7口人,房东大娘五十多岁,温顺善良,操持着全家;大爷憨厚老实,少言寡语,叼着旱烟整天忙进忙出,好像总有做不完的事。他们有个二十几岁的儿子,娶了个老婆在家,老婆带着不满半岁的孩子。还有两个姑娘叫小九小十。小九估计有十八九岁、小十大约十六七岁。因部队有规定同时也是出于保密,平时我们互相都不打听对方的情况。他们全家住在一楼,我们连部九个人住二楼,相处得客客气气。我们整天忙于训练、开会、学习(都在野外)等回到房东家已经很晚了,倒头便睡,很少有时间闲下来和他们聊天。

 

1984426下午,我们接到了战斗命令。他们看到我们收拾好全部行李带走全部着装就知道我们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几乎是全村人一直默默地送我们到山下公路上,当时场面有点乱,有话别的道珍重的,还有向赶来送行的野战医院的医生护士们要伤湿止痛膏的(回撤后才知道是曲靖六十九医院的),当时由于没日没夜的超负荷临战训练,每天爬一次太阳坪搞进攻演习,有时夜间还要搞模拟训练,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伤痕累累、腰酸背疼,所以好像个个都特别想得到伤湿膏之类的东西,似乎是有求必应一样,只要伸手的人好象都得到了满足,我也要到了两张。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收到什么礼物,但我却是收到了小九送的一块枕巾小十送的一双鞋垫。直到我们登車向着老山方向渐行渐远,所有的送行人没有一个转身先走,我们倒是一副慷慨赴死的壮士情怀,不知道这群和我们相处不到4个月的边疆群众是以何种心情在送别与他们非亲非故的热血男儿?不知是有人事先给他们交代过还是怎么样,双方都十分默契,我们没有说我们要去打老山,送行的人也没有说保重注意安全之类的话,更没有人大声喊叫,只是默默地挥手,还有些上了年纪的妇女在使劲地揉着眼睛......

55,我们营从老山撤回南温河休整,不知道怎么得到的消息,全村人都来看我们,住过部队的房东一个一个地找,一个一个地辨认,发现少了谁就拼命地问,长得什么什么样的那个怎么不见回来?按照营部的规定,老乡问的人如果是负伤了我们就如实回答说负伤住院了,牺牲了的我们就说还在守阵地,毕竟我们营回来是为了接受泰国陆军司令阿铁上将的检阅,并不是所有的部队都撤回来了,但聪明的人们似乎还是觉察到我们是在骗他们,当场就有人哭,还有人拼命地回忆,说起这些没有回来的人中某人怎么可爱、某人某天还在帮他们干什么活、某人又怎么怎么样,如果是牺牲了真是可惜了等等等等,于是乎哭的人更多,有的哭得丝毫不比失去亲人差,只是始终不知道她们哭的人叫什么名字。我们只得任其为之,极力掩饰,否认牺牲。

 房东大娘终于把我们连部的九个人都找全了,非常高兴,从背篓里拿出一串芭蕉塞给我,我刚说不要,她就哭了,使劲地抱着我说,指导员,看到你们全部平安回来我很高兴,才九天不见,每个人都变得又黑又瘦,头发胡子老长,有的衣衫破烂,看到你们现在这个样子我很心疼,如果现在你们的父母看到你们这幅模样会有多么的难过、伤心。平时话就很多很调皮的小十不失时机地开始揭她妈妈的老底,从你们走后的那天晚上开始,我妈晚上就不睡觉,进进出出来回走,28号那天还不亮就听见炮响,我们全家人跑到院子里,望着老山方向,只听到炮声隆隆,半边天都是红的,我妈跪在地上祷告:狗日的安南鬼子。枪炮要长眼睛哦,连部的个个都是好人,要平平安安地回来哟。

我看着这些朴实、善良、可亲可敬的战区少数民族对子弟兵的这份真诚,这份热情,这份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浓浓情谊,想到昨天还在和我们一起同生共死今天却阴阳两界的弟兄们的音容笑貌,想到一个个英勇无畏、壮烈牺牲的场面,我感觉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我表面装做若无其事,内心却在陪着他们一起流泪,甚至在滴血。

 7月,我们完成了防御任务,撤到西畴县新街公社老寨休整,连部又住进了新的房东家。远离了战场,一颗心彻底地放下来了,恰好又补发了三个月的工资,好家伙,一百多块钱呐,何时包包里有过那么多钱?还不知道会不会重返战场,应该好好慰劳自己一下才是,于是连长请客,接下来是我,再就是副连长、副指导员,第五天又从头轮起。记得当年政府以文件形式下发了通知,所有的鸡、蛋等等农副产品不准卖给贩子,只准卖给解放军,而且只准卖平价。印象中记得很清楚,3块钱一只大母鸡,一角钱一个鸡蛋,几毛钱一瓶桔子汽酒,十元钱请一次客绰绰有余。每次请客,我们总是不忘房东,非要在一起不可,不知道是咋地,大家心里总觉得房东就是我们一家子人。于是我们出钱,文书带着4个通信员负责采买,炊事班烹制,连部的全体官兵和房东真是天天聚餐。

有一天我们外出回来,发现餐桌上不再是老几样,钵钵里盖不住的奇特香味满屋飘散,正当我们几个疑惑不定的时候,通信员们赶紧解释道:房东说天天吃你们的,不好意思,他们又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只能把刚满双月的7只小狗杀了炖了一锅。天呐!我们全晕了。主观主义害死人了,我们只顾自己对房东表达真情谊,却忽略了老乡并不能马上适应我们的这种军事共产主义套路,以至于过意不去,杀爱犬回报我们,直令我们啼笑皆非......

三十年过去了,关于房东的记忆经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中,眼见得世风不好时,就更是乐于回忆我们的房东。房东,房东,战区的房东,其实他们就是战区的老百姓。老山作战打了整整十年,在此期间,三百万文山各族人民十年支前、十年奉献,耽搁了多少生产和建设,付出了多少辛劳和牺牲,尤其是麻栗坡县,作为国家级贫困县,他们全力以赴,上至书记县长,下至小学生,人人踊跃支前,个个无私奉献。这不由得使我想起了我们这支部队(原八路军决死队)在抗日战争的时期所进行的沁源围困战,在沁源人民的紧密配合下,我们围困日伪军长达两年半之久,进行战斗两千六百多次,最后不仅取得了沁源围困战的彻底胜利,还率先在全国抗日战场上发起了对日寇的大反攻,延安《解放日报》发表了题为《向英雄的沁源军民致敬》的社论。小小的贫困县沁源,当年是怎么养活了我们八路军决死队那么多的部队,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正如一位老决死队员所说的那样:“历史是现实的根,现实是历史的果”,沁源、麻栗坡相隔几千里,但却一脉相承,抗日战争、对越自卫还击战时隔数十载,但却同出一辙。我们这支部队,从滔滔的黄河到滚滚的红河,从不屈的的太行山到英雄的老山,一路走来,我们永远都唱着那首歌:“我们是八路军,人民的子弟兵,为了人民打天下,血染战旗红......”想到此,我仿佛又听到了我们营长臧雷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演讲时所说的“......为了祖国的尊严,为了边疆的老百姓,我们愿意再上十次前线,再攻打十座老山!”



 

  评论这张
 
阅读(16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